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格力这潭水,高瓴没搅动:回购花了240亿,市值年内蒸发900亿股价如水银泻地

2022-11-07 20:21:42 361

摘要: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120亿元真金白银的第三期股份回购,和二季度营收创下历史新高的半年报,这两个一周内连续发布的利好消息,都没能止住格力电器(000651.SZ)"行云流水”般下行的股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120亿元真金白银的第三期股份回购,和二季度营收创下历史新高的半年报,这两个一周内连续发布的利好消息,都没能止住格力电器(000651.SZ)"行云流水”般下行的股价。

8月27日,格力电器股价收于42.83元,下跌0.72%。这已经是格力电器股价本周的四连跌。这个价格相较去年年底57.91元收盘价已缩水26%,也早已跌破了高瓴当初进入格力的“成本价”。按照格力电器60.16亿的总股本来计算,格力电器年内市值蒸发约900亿元。

在这背后,格力电器这个家电股中的曾经“大白马”,面临着以往空调主业大而强的估值增长逻辑不再被认可的窘境。8月26日,格力方面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格力的业务布局都在正常推进,股价影响的因素很多,要相信公司的长期价值。

机构退,散户“接飞刀”

股份回购一向被认为是上市公司拉升股价的有效战术,格力目前已经进行到第三期。

8月24日晚间,格力电器宣布,截至8月23日,公司第三期回购计划已通过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回购公司总股本的4.0865%,支付总金额约为120.93元(不含交易费用)。《华夏时报》记者从格力方面了解到,其三期回购总额度预计为150亿元,目前还未结束。

第三期回购是格力电器迄今最大手笔的一次回购。《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格力从2020年第一期股份回购开始,已经投入合计约240亿元。其中,前两次回购各用了60亿元。但回购金额越来越高,格力的股价走势却难令投资者兴奋。一个例子是,格力电器第三期回购中最低成交价格是42.9元,而第一期和第二期回购的最低成交价格则分别是53.01元和56.46元。

格力电器于6月20日推出的“五折”员工持股计划此前也引发股价波动。在这个计划推出的次日,格力电器在盘中曾跌近5%至51.01元。这个数字创下今年截至当时的股价新低。

不过,格力股价的新低一直在刷新。目前,格力电器的市盈率(TTM)已经低至10.24倍,许多散户投资者在跟《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认为格力股票的价格已经很便宜。与之相应的是,二季度格力电器股东人数超过71万,比一季度末的46.86万增加了51%。

与大量散户股东高歌猛进相反的是机构股东的撤退。同花顺显示,2021年中报时格力有279家机构投资者,今年一季度这个数字是612。而在2020年年报中,格力的机构投资者达到1180家。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投资收益率的考量是机构投资者退出格力的原因之一,“格力转型见成效还需要时间,新能源、半导体这些领域短期内的投资收益更明显。”

高瓴是格力最大的机构投资者。

2019年,高瓴以416.6亿元获得了格力电器15%的股份,2020年2月完成股份转让过户登记。这期间,格力电器的股价也在2020年1月初突破70元登上高点。而现在,格力电器的股价早已跌破了高瓴2019年进入格力时46.17元的“成本价”。以高瓴持有格力电器9.02亿股股份粗略计算,目前高瓴已浮亏约30亿元。

不过,或许高瓴并不着急。除了它持有的近八成格力股票仍处于质押当中,高瓴已经赶上了格力的三次现金分红,每10股合计派发52元现金。粗略计算,高瓴已经获得了近47亿元现金分红。持有格力电器约4448.85万股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从这三次分红中也合计获得约2.31亿元。

空调故事还在讲,高瓴依然没进董事会

需要提及的是,2020年3月格力电器的股价就曾经跌破过高瓴进入格力的“成本价”。而格力也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让股价在2020年末重新接近70元大关。但如果说格力在2020年的股价下跌,部分源于它的业绩在白电三巨头中最不抗跌,在美的集团和海尔智家今年中报尚未出炉的情况下,格力的亮眼年中成绩单也仅刺激股价在8月23日上涨了一天,涨幅为3.86%。

说格力电器这份中报亮眼,除了二季度营收创下历史新高外,还源于格力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重回2018年的同期水平。

今年上半年,格力910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31%,94.57亿元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48.64%。去年同期,格力这两项财务指标增速双双下滑两位数。往前看得再远点,格力还没有恢复到最好的时候。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格力过往财报发现,格力近五年的年中业绩高峰出现在2019年,当期格力电器973亿元的营收和137.5亿元的归属净利润都在五年中排名第一。但也就在这份财报中,格力上述两项财务指标的同比增速,都从上一年的约31%大幅滑落至7%左右。

这份中报是格力对外界质疑其主营业务遭遇天花板的一个反击。但让它的股价失去想象空间的原因之一是,喊了多元化转型多年,空调依然是格力的唯一压舱石。高瓴依然没有进入格力董事会,当初外界对于高瓴进入格力后的种种设想,看起来也依然还是设想。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格力空调业务约672亿元营收占据了整体营收的近74%。而在遭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中报里,格力空调业务的收入只有413亿元,尚不足格力总营收的六成。

反观代表格力多元化方向的生活电器和智能装备,今年上半年这两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仅有2.43%和0.22%。此外,它们的营收规模相比去年同期也均有所下降,其中智能装备业务下滑5.44%。

与此同时,格力倚重的空调业务还面临着毛利率下滑的压力。

格力是国内空调市场的老大哥,特别是其线下渠道的产品均价一直高于其它厂商。不过今年上半年格力空调业务的毛利率仅有29.8%,去年同期这一数字还是32.05%。光大证券在研报中称,格力主业毛利率承压主要原因在于原材料涨价迅猛,以及弱需求下终端提价较难。

而让71万股东最关心的问题,还有格力电器的股价要下探到何处才到底?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